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夏日烟火

作者:崔鸿博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6-07     浏览次数:


南门东边的小巷里,淅淅沥沥的雨水伴着傍晚的橘色灯光;鸡蛋灌饼卷着市井烟火,香气氤氲而起。夏日傍晚的小路上,虹彩灯倒映在沾湿的地面,就像是无味的食物忽然淋上了鲜美的汤汁。小城市的夜市有不整洁的地面。沙县小吃的大叔穿着背心踩着拖鞋,散发着浑厚的笑声。自行车铃和着下课铃声,对面中学的少年们眉宇间勾勒出稚气、随性和自由。那里有人间的烟火气,有晚归的大人,有贪玩的学生,有散步的老人,有可爱的孩子。我的意思是,夏天有最活泼的生机。

醒在夏日一早。我的宿舍面北,孱弱的窗帘挡不住前夜骤降雷阵雨的凉气侵袭,清晨的冷让我忍不住裹紧了毛巾被,又舍不得再添件衣裳扫了夏天的兴致。家人春捂秋冻的叮嘱总是与暮春正午的艳阳高照矛盾着。六月是雨的喜怒无常,是玫瑰月的风情万种,是鸣蝉的肆意欢娱,是骄阳正好的人间和清澈的夏夜星空,也是暮春最后一场花事的落幕,和理所当然仗势欺花的绿肥红瘦。

夏天是适合做梦的季节。梦里有黏人的萤火虫和黏牙的冰糍粑,有未住人家却不生蛛网的茅草屋。挑西瓜的姥姥拍一拍瓜皮,叫醒了住在西瓜里闷坏了的小精灵。流星雨沟通了天与地,它和晚风与蜻蜓一样,都是夏夜女神的使者。池塘上铺着落叶织成的凉席,葳蕤的树冠把阳光揉碎,沉淀下满地的清凉。背心和拖鞋是干净的白衬衫和蓝白色回力的替补,只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登场。篮球漫画和黄昏的木吉他是这个时节男孩子的浪漫,也是他用青春作成的小诗。

夏天是孩子的梦,对于大人来说,那只是很热很热的两个月。高三的孩子们已经把独木桥口堵得水泄不通,北漂的姑娘小伙子一个不注意就不得不离开这个大都市,多少踌躇满志的少年当了孩他爸,又多少多愁善感的闺女成了唠唠叨叨的老妈。但夏天永远都是美好的梦,只因我们一直都有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住在心里,长不大却也从未停止生长。我们不一定能改变了宿命,但这无垠无情的天地也改变不了我们,夺不走我们做梦的权力。我们都有两个梦,一个有诗和远方,一个是风雨如晦。梦里我们栉风沐雨地春游踏青,我们在电闪雷鸣下一展歌喉,我们用肉体凡胎对抗万千炮火。



版权所有:党委宣传部、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